他有生之年曾在多地学习

2021-05-01 09:42

根敦群培除了最重要的历史著作《白史》以外,还撰有大量各类论著。

根敦群培先生少年时就很聪明,他有生之年曾在多地学习,1945年,根敦群培从印度回到西藏,即着手准备《白史》的撰写。当他正专心致力于写作之时,腐败透顶的“噶厦”政府在英帝国主义分子黎吉生的怂恿下,于1946年4月将根敦群培先生逮捕关进牢房。从1946年进牢房到1950年被释放,他在狱中受尽折磨,身体遭到严重摧残。出狱后不久,即于1951年(藏历阴铁兔年)在拉萨八廓街现“嘎如夏”大院逝世。为了纪念西藏现代藏学的史学泰斗和启蒙家根敦群培先生,拉萨老城区保护工程中将修缮根敦群培圆寂地,建根敦群培先生纪念馆,展示一些与他有关的书籍和生活用品等。

“嘎如夏”大院不在老城区56座古建大院的名单内,这座大院曾先后两次进行过修缮,但是由于年久失修,大院基础设施落后,存在着安全隐患,不符合修缮条件。该工程将在根敦群培先生的圆寂遗址——嘎如夏大院建根敦群培先生纪念馆。根敦群培先生纪念馆总建筑面积1269.03平方米,三层框架结构,建筑风格为具有藏民族特色与古城风格相符。该工程于今年5月开工建设,计划7月竣工。

达娃穷达:根敦群培是一位精通历史、文学、艺术各门类学科的学者,他的治学精神令人敬佩,从他创作的《白史》中,我们可以学习到很多研究历史的新方法、新途径。

哲学类有:《动论》、《智论》、《中论要义》、《唯识派论》、《外、道异见明析》、《修行道论》、《龙树教义饰》等。翻译类有:《昙钵偈》、《巴纳歌》、《瑜伽真信》、《沙恭达拉》、《释量疏》、《青史》、《军事操典》、《罗摩衍那传》。游记类有:《江湖游览记》、《斯里兰卡记事》、《一位学者旅行家看图解的印度史》、《草药及饮食之二十种滋味》、《口度圣地巡游记》、《从拉萨到大吉岭》、《喜马拉雅巡礼》。美术类有:《印度风土素描集》。其它类有:《爱情之艺术》、《藏文字典》、《火堆之升起》、《莲玛鸟的故事》等等。 这些著作内容广泛,文笔畅达、精练,词汇丰富,寓意深刻,通俗易懂,以很强的感染力和幽默、诙谐、风趣的词语,深深地吸引了众多的读者,也充分展现了他渊博的学识和才华,给丰富多彩的藏族文化宝库增添了晶莹耀眼的瑰宝。此外,他还写了不少诗歌,但由于作者经常流落不寓,多有失散,所存寥寥无几。

民国36年(1947年),西藏发生了热振事件,西藏少数贵族与帝国主义势力加紧了分裂西藏的阴谋。这时传闻拉萨有共产党活动的消息,而在此前英印政府曾密电其驻拉萨代表黎吉生,诬陷根敦群培在印期间参与印度共产党。黎吉生接电后极力唆使噶厦政府逮捕根敦群培,不久,噶厦地方政府遂以“共产党特务”“有亲汉倾向”“参与伪造、涂改百两藏钞”等等罪名,将根敦群培关入黑暗的牢房之中。事实上根群敦培既未参加印度共产党,更没有参与邦达饶噶等人对抗噶厦政府的组织,仅仅是因为他的确是倾心社会主义,相信人类要走向共产主义,没有什么力量能够阻挡共产党进入西藏,还因为他作为一个正直的热爱本民族、热爱祖国的学者不愿违背自己的良心为帝国主义侵略势力卖命而已。

民国16年(1927年),根敦群培到拉萨后,辗转投奔于哲蚌寺“果芒扎仓”格西喜饶嘉措大师等人门下继续受业,修法习经达7年之久。这期间,他虽然已经掌握了很多的佛学知识,但仍然认为自己还未达到所要求的高度,始终怀着强烈的求知欲望,去寻觅新的知识。又由于他性格耿直爽快,对任何问题总喜欢直言不讳地阐述自己的看法,并利用自己渊博的知识和犀利的口才与一些获得格西学位的高僧进行辩论,常常击败对手,故不免被寺院里一些小人嘲笑攻击,甚至是殴打。尽管处境不佳,根敦群培仍以坚韧的毅力,潜心钻研佛经。

根敦群培先生是西藏现代藏学的史学泰斗和启蒙家,他开创确立的人文主义和朴素唯物主义人文史观的现代藏学,成为中华民族思想文化和学术宝库的奇葩,为藏民族文化的发展、西藏社会的发展进步作出了不可磨灭的重要贡献。昨日,记者从相关部门了解到,为了保护好根敦群培先生圆寂遗址,拉萨市老城区保护工程中将修缮根敦群培先生圆寂遗址,打造根敦群培先生纪念馆。

张云:根敦群培的《白史》只写人的历史,只求真实,考辨是非,而闭口不谈佛教,不谈神秘,不让读者坠入云里迷雾。这是吐蕃王朝灭亡以来所有藏文史书中所没有的著史理念。该书体例清新,史观前所未有,观点平实客观,让读者第一次感到吐蕃历史不再虚幻和难以捉摸。

1951年,西藏和平解放。由于几年狱中生活的折磨迫害,根敦群培身体极为虚弱,病情日益恶化,虽经中央人民政府派来的医护人员多方治疗,终因医治无效,于同年12月18日病故。(据人民网)

清光绪二十九年(藏历第十五饶迥阴水兔年,1903年),根敦群培生于安多地区的日贡(今青海同仁县)雄庞西村。 根敦群培原名仁真朗吉(又有说叫阿勒克·吉扎)。他自幼好学,4岁时能读写藏文,9岁时出家入雅玛扎西曲寺,从古得班旦活佛学经,掌握了藏文文法,学会了作诗、绘画和写文章。13岁被送进日贡寺,正式剃度为僧,从师傅取名为根敦群培。

民国34年(1945年),根敦群培回到了西藏,他四处拜师求教,亲自前往热玛岗、吴香多等吐蕃历史遗迹,如吐蕃牟地赞普(赤德松赞)时修建的“噶穷多吉因坛城”佛殿遗址和热巴巾(赤德祖赞)所建的吴香多佛殿遗址进行实地考查和研究。经过3年努力,他终于编撰出为后人所颂扬的藏族著名史书——《白史》。根敦群培是第一位运用敦煌古藏文文献考证西藏古代历史的藏族学者,他的这本书因而也就开创了科学地利用古代文献资料的先河。该书重大意义还在于作者将7世纪以来吐蕃在宗教上同印度的关系,特别是政治上同唐朝中央政府之间的密切联系作了正确的论述,为13世纪西藏正式纳入祖国版图这一历史事实提供了有力可靠的理论依据。

民国23年(1934年)夏天,印度学者、僧人拉胡勒·桑克洛特雅那发现佛经的梵文原本在印度已经失传,遂抱着一线希望前往拉萨,渴望能在拉萨找到贝叶经。除外,他还想将藏文《大藏经》译成梵文,因此要聘请几位译师。碰巧有人把根敦群培介绍给他,两人见面谈得很投机,根敦群培出众的才华给这位学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以后,根敦群培欣然应邀往印担任译师。几个月后,抵达印度瓦拉纳斯,结识当地学者并且顽强地修习梵文,后转入锡兰(今斯里兰卡)梵文大学,用了14个月的时间,以名列榜首的学习成绩,获得学校授予的“班智达”学位。

孟德利:根敦群培对藏族思想启蒙和思想革命所作出的重大贡献,在历史的关键时期,都充分显现了强烈的爱国主义情结。

齐扎拉:根敦群培先生是我区现代藏学的史学泰斗和启蒙家,他开创确立了人文主义和朴素唯物主义人文史观的现代藏学,成为中华民族思想文化和学术宝库的奇葩,为藏民族文化的发展、西藏社会的发展进步作出了不可磨灭的重要贡献。

仲布·次仁多杰:根敦群培是现代藏学史上的史学泰斗和人文主义者,是一名佛教中观论哲学的批判者、朴素的唯物主义者和爱国主义者,他确立和开创的人文史观与现代藏学,不仅对藏族文化作出了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重大贡献,而且丰富了中华民族的思想文化和学术宝库。